为什么不大量购买原油注入油田 以备不时之需?

2022-06-06 23:03:55 来源:笔趣芯 | 作者:爱悄然离线

我来回答这个问题似乎很合适。自1996年10月以来,我的工作是原油储存、收集和运输。

大量的原油储存,在实际操作中,很难,也不经济!

比如一个中型油田,其普通的5000方拱顶金属储油罐(不是大型浮顶罐)常规用于储存原油,每天通过罐顶呼吸阀实现储油罐的“小呼吸”(昼夜温差引起的罐内内压差变化)和“大呼吸”(收发油作业引起的罐内内压差大变化),在华北地区24小时内普遍使用。大约100吨原油的轻烃成分可悲地被释放到空气中。这些逃逸到空气中的轻组分是原油的精华,留下来的组分多为不挥发的重烃组分、胶质、石蜡等.这些老化的原油将在后续的初步三相分离过程(油、气、水)中给集输工人带来很大的麻烦。

有朋友可能会说,那我们可以把油箱做的完全封闭,这样可以避免有价值的轻油挥发浪费。

如果我们真的完全密封储油罐(放弃罐顶呼吸阀等配件),那么即使我们永久密封油罐的进油口和出油口,也绝不会进行收油和发油操作,防止油罐的“大呼吸”损失(实际上一个完全封闭的大油罐在加油操作后很快就被憋爆了)。世界上只要有一点点外界的温差,这个时候大金属罐的罐壁就会非常脆弱,罐内的原油就会发烫。

事实上,在储存原油时,我们很难完全停止收发原油,以免“大呼吸”损失。因为,储存原油时,其罐内温度不得低于原油凝固点。原油一旦在罐内或工艺管道内凝结,“香肠被倒”,就是非常严重的事故。

顺便说一下,原油是热的不良导体。一旦它在设备中凝结

,解卡的难度之大是难以想象的。

可是,大罐里的原油温度,它随时都“希望”与大自然温度趋同,它们互相发生热传递,在华北秋冬季节,罐内原油它随时都会发生“温降现象”,所以,我们在工艺上除了在储罐内加装加热盘管加热外,冬季低温时,集输单位还得费劲的对储罐内的存油进行“打循环加热”工艺,保持它温度永远高于凝固点。

既然“大呼吸”无法避免。我们是不是在呼吸阀后部加装容器收集准备逃逸的轻油?

这个工艺,它非常不安全和经济。目前,技术上全球还没有一个国家敢尝试这种“节约”方法。

我国目前采用的降耗工艺主要有两种

其一是:用负压螺杆压缩机在原油进罐前提前“拔取”进罐原油的轻组分,这样原油就变的“性格稳定”大大降低了储罐中的轻烃呼吸耗损。

经过负压萃取稳定过后轻烃的原油,俗称“扒皮油”,这些原油,它们在输送到炼油厂以后,炼油厂的厂长估计天天都在骂娘:“这TMD根本炼不出汽油,出一炉是沥青,出一炉是沥青....”

其二,采用浮顶罐工艺(大型及超大型原油储备库大多采用它),这种储罐,它可以有效降低80%呼吸耗损,比如它“小呼吸”每天仅仅损失40KG左右轻烃。但是。这种罐工艺复杂,安全性低。它要求操作人员要有极强的责任心和专业技术。如果稍不小心巡查不到位,有可能发生大型事故。

那些经过稍长时期存储在压力容器罐内的原油,大家习惯上把它们叫做“老化油”。时间,让原油中易挥发的化学高分子短链部分逃逸散失掉了,也就是它的珍贵的轻质成分含量,逐渐挥发殆尽。

就算是一批来至海湾地区的上好的轻质油,你若存久了它们,它们依然也会变成委内瑞拉式的难以处理的孬油。

这些孬油,其实就是难吃的陈粮,你别说中石化产业链中部的炼化企业头痛(他们在炼化此类低凝高胶质油,在分馏它们时,还得要按比例掺入昂贵的从石油天然气中萃取的轻质油),就是上游集输处理单位,他们在初始处理这些老化油中也是很难受的:在初始三相分离它们的时候,因它们的遗留成分不活波的胶质居多,难以破乳,常常严重干扰,并破坏电分离器的直流电场,这十分考验现场操作人员的个人技能和责任心。因而很容易造成高含水原油外输到炼油厂的事故发生。

因国际市场上原油价格便宜,我们若超量采购的话,不考虑运费、不考虑中途原油挥发耗损造成的品质下降(这一条无法避免),到港后找合适的闲置储存容器比较困难,战略储备库,它的维护,它的地理位置等等需要考虑的因素非常繁杂,并非是一拍脑袋,就大规模随地大建快上的。

上面已经说过,原油与食物一样,越新鲜越好,你得尽快吃,不然它也会品相降低,对经济反而产生负面影响。

(当然了,我们在青岛黄岛等处沿海处改扩建一批洞库,大量存储战略性石油储备,这种战略考虑一点都没问题,毕竟这个世界真不太平。)

好了,我们正式开始回答题主的问题:把采购的商品原油,大量注入地下以备不时之需,这行不行?

看了题目,就很好奇,这个问题的灵感,它是不是来至于民间传说中:狡猾的日本人,他们进口大量我国煤炭后,埋入地下以后待用的段子,而衍生出的问题。

如果把进口的商品煤炭,铁矿石等不易降解的固态物藏埋于地下,留做未来不时之需,这个操作,它看上去好像还是一个蛮靠谱的神话故事,

但是,若往油田地下注入已经初步处理过的商品化的石油产品,这种操作就是绝难做到的一件事情,以我多年从事能源行业的认知,这种操作,它比用工业化电解纯水、以此来制造出清洁能源----氢气。更加的不经济不靠谱。

我们即使不考虑采收率(往往是每注入地下100桶原油,依靠目前全球的石油开采技术,能再次收回30桶左右就已经是最高水平之一了),我们只说说在纯理想状态下,用现有技术手段往地层注油储藏行不行?

首先,地层隐藏的压力,它是超过我们普通人的想象的,我今生从没有见过往地下生生“硬挤”进原油的骚操作,只见过一些油田往油区地下“补水”操作。

油田注水操作:因为油田在连续长期生产过程中,因抽提油、气、及其它混合液体,造成地下压力亏空,必须往油藏区地层高压注水补压、顺便利用注入的水,在油水密度差下,驱赶地层中原油成分聚集抱团取暖,易于采收的作业。

这时候注水,要到达3000米左右白垩-奥陶层,一般需要高达20MPa左右压力,某些油田甚至需要更高的超高压才能完成上述动作。

地层内压力惊人,如果往下注油,必须要硬顶出一个非常大的“空间”,也就是说要把地层中的坚硬的岩石和高压流体极限压缩致密或驱离,否则,“新”来的藏油将没有地方呆。

其次,我们将要挤压注入的“便宜”的国际原油,它去的目的区域,需要刚刚好,该区域物理上必须要具有完全封闭的圈闭地质结构,如果,不巧,它不具备这种地质结构的话,我们即使注入100000万桶原油,未来也难找回哪怕零星几桶原油。

再次,目前,受多重利空消息影响,国际市场主要产油目的国的油价,被国际炒家打到每桶20美元左右低位。

如果我们乘这么难得的机会“捡便宜”大量买入,并在题主的建议下,利用特种高压泵,克服地层强大的反压力,在地质专家的指导下,正确注入油田圈闭油藏区域,经过这一番完美操作下来后,以目前的人类所具备的科技水平,仅仅在注油时,发生的耗电量,它也将是惊人的(至少每桶提高60+美元成本,参考注水耗电)。

这些耗费的电能,它也是我们电力生产企业费劲的用电煤、水电、核电、风电等资源淘换出来的,它一点都不比原油卑微。

原油,它脾气与水可不一样,它是高危产品,极易燃爆,若让这些商品原油,再重返地下深处,肯定还会有大量高额的其它辅助成本产生,幻想把这些下注的每桶原油成本,做到150美元以下,即使在国际上招标,也难找到一家高科技石油企业,有能力拿下这个项目。

再再次,大量原油往地下“藏”已经很不容易,同样,未来再往上提,它们依然不会让你省心。

我们当初费了洪荒之力,在听信题主的这个好主意后,好不容易注入地层的这些前商品原油,这等于是让其放虎归山,这些曾经“纯洁”的商品原油(含水低于0.3%),一旦它们侵入地下后,马上就会无耻的与地层中的硬水(高含钙、镁等离子的水)、硫、碱、盐等等杂质媾和打成一片,并随着地层压差变化做布朗运动在四处流窜,它们这时候,已经不配在叫做石油了,它们已经堕落成该死的油水乳化物....,

等到我们某一天需要这些“不时之需”的的时候,我们不得不又得重新再一次用高成本再次开采一遍,那已经失散到地层各处的它们,已经在其“体内”镶嵌了强碱性和各种盐分等矿物杂质,同时又一次具备了强大的腐蚀性(比如崭新的DN200阀门,它仅仅用不到两年就可以被腐蚀“击穿”),它们将一路腐蚀它们要经过的流程中的管阀及设备,我们不得不需要重新对他们破乳、脱水、脱硫、脱气.....。

我国中石油、中石化等企业,它们的原油开采成本很高,不像海湾周边国家,他们浅浅的下上大口径生产套管就能自喷生产,而我们需要耗费巨量电力才能把原油“拿上来”,并且我们地质结构特别复杂,故而要用油嘴限制单井产量(单井若不限制出口流量,短期内地层结构就破话殆尽,90%

下一篇:原油专题 内外盘的价格差在哪里?
上一篇:原油投资系列全球原油期货介绍
相关文章